拿什么来证明我的爱工作心得

发布时间:

  ——班主任工作之我的困惑

  接手班主任工作快满一个学期了,虽然谈不上呕心沥血,但我自认为也算是尽心尽责了。班主任工作本身对我而言,就是一项异常艰巨的挑战。一是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,许多事情往往都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。二是家住得太远,要赶在早上6::50之前到校,就必须保证5:50能够准时起床;再者就是孩子太小。5岁的儿子常在我晚自习的时候就打来电话,奶声奶气地说:“妈妈,你怎么还不回来呀?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,我想你了!”每每听到这里,心里止不住的酸楚。然而,越临近期末,我便越觉困惑的是,到底要拿什么来证明我的爱?

  我也交上一份班费。

  开学初,我便寻思着交班费的事宜。仔细想想,我也是班集体的一员,既然享受权利,就也得履行义务。我交上第46份班费的时候,其实我是想告诉孩子们:从今天起,我也是6班的一份子了。后来谈起此事,便陆续有老师跟我说,其实这样做也没必要。班费是学生活动经费的出处,应该由学生自己来负担,哪有班主任还淘腰包的道理。如今想想,却也是多余了,孩子们早已忘记了。

  有事没事上你家坐坐。

  期中考试后,我和隔壁班的林老师便开起了家访模式。由于个人原因,周末都比较忙,因而每逢空闲的周五,我们便分区域到学生家里走走,了解下学生的家庭情况和周末在家的学习情况。人多的时候,家访任务甚至要进行到晚上10点钟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已经走访了两个班近50个家庭。不管作用有多大,我们都想一直坚持。

  冬至,咱们吃麻糍。

  温州的冬至素来有吃麻糍,煮汤圆的传统。其实我早早就想着了,只是我不知道温州的大超市里竟然没有卖“干吃”汤圆。所以,我也就装作不知道这回事。结果,冬至那天早上,其他班的孩子们都乐滋滋的享受着麻糍,还时不时地到我们班级里来炫耀一把。孩子们满脸失望地问我:咱们班的麻糍呢?唉,我真是难以形容当时的心情。于是,下午跟着蔡老师也买回一袋子麻糍,此事也就告一段落。直到第二天,我才发现,原来冬至那天没有吃麻糍的那个人,是我自己啊。

  庆元旦,我们来打白骨精。

  元旦文艺汇演要上报节目了,班级里却一直没有动作。我只是随口说排个课本剧也行,结果课本剧便成了我们班级节目的排演目标。本想放手让学生好好锻炼锻炼的,可还是没能如愿。剧本以及表演都有问题。离初审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,我果断地给他们换了剧本。之后各种挑演员,促排练,一阵忙活。到最后连买服装卖服装的活也都不只怎的让我包揽了。唉,其他班主任都说,自己不要做太多,要让学生多参与,可我还是放不开手!

  最美老师的评选,每年一次。虽然我一直都不太注意,但这次,我是着实备受打击。我不在意荣誉里是不是有我,我想知道的是,付出了那么多,你们的心里怎么还是没有我。忽然想起张学友的歌:如果这都不算爱,我有什么好悲哀,谢谢你的慷慨,是我自己活该。

  也许,我还走得不够近;也许,我还懂得不够多;也许我还做得不够到位;也许,还有很多也许。目前能做的,唯有继续努力并静待花开!

微信扫码分享

复制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