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个人务农心得体会

发布时间:

关于个人务农心得体会

  当我们对人生或者事物有了新的思考时,马上将其记录下来,这样有利于我们不断提升自我。那么心得体会怎么写才恰当呢?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的关于个人务农心得体会,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关于个人务农心得体会

关于个人务农心得体会1

  周末,带孩子去了一趟南京的爱情隧道,这是城南一段废弃的铁路,两边植被长的比较茂盛,交互映衬在铁路的上空,绿荫荫的,形似隧道,时有情侣在这里牵手拍照,捧一束野菊,网红打卡。拉着女儿的手,漫步在铁轨上,锈迹斑斑。轻踢路基的碎石,划着弧线,飞入草从中。

  小小的碎石,在车轮的滚动中,相互依靠,彼此合力,牢牢地不垮台,让火车平稳的驶过。捡起一块石头,棱角分明,颜色发暗,竟牵动儿时岁月的羁绊。

  家在远方,村北边紧靠着一条大沟,宽约两三百米,一头蜿蜒着延伸到峡谷中,两岸峻石盘亘,黄土衣被,另一头穿过铁路桥,奔向渭河。每到夏季,遇到大雨,就会在大沟里形成泥石流,俗称:”发山水”。雨水裹挟着泥浆,从深沟里咆哮出来,夹带着大大小小的石块,还有被冲垮的土地里的各种农作物,有玉米杆,也西瓜等,都湮没在急流中,时隐时现。有时“山水”会很大,村里好多人都聚集在沟岸边,拿着铁锹,加固河堤。

  村北边有个堡子,叫“后堡子”,像一堵大墙,保护着村庄的安全。可在大水的冲击下,会整块整块的塌陷,我们小时不懂事,很担心,其实堡子厚度几十米,根本不用担心。记得听老人说可以杀鸡,或者宰羊来祭神退水,可我小时没有遇到过,也许是当时人们无奈的治水宝典吧。

  “山水”过后的大沟,会在浅滩处堆满大大小小的石头。大石头半截埋在泥沙,小石块或完全埋在泥土里,或浮在泥土上,在阳光的照射下,灼人眼目。这个时候,家家会出动,老老少少,去挖石头,打石头。人们踩着尚未干透的沙土地,你一家,我一家的占一块地方。打石头的主要工具是一个“铁耙子”,形状是两个铁钩,用铁丝绑在小木棍上,专门来刨沙土,刨石头的。还有一个小锤子,用竹板嵌在锤眼里,跟现在五金工具的锤子差不多,区别是那个打石头的锤子,有两个锤头,正反都可以打石头。

  依稀记得妈妈打石头的故事,小背篓装着打石头的工具,拿个小板凳,坐下后,用铁耙子在沙土里来回钩动,钩到石头后,大点的石头,会用锤子砸小点,形状大小合适的直接钩在旁边。打的时候,用铁钩子钩住石头,要把握好力度,用力太大,会把石头砸碎,用力太小,又砸不动石头,也是一个技术活。铁锤挥下,咔擦一声清脆的响声,有时会溅起小石屑,不留神会划破脸皮。石头碎成几瓣,新鲜的裂缝,大小均匀的石头,在母亲的锤声中,不断的堆砌,不断的延伸。整个沟谷中,都是锤声,一排排,一浪浪,如简单的韵律,更似流水的炫音。

  孩子们有时帮大人捡石头,在河道中穿梭,从泥土中拔出石块,晃悠悠地搬到大人跟前来加工,石块有鹅卵石形状,也有千层状的板石。这种千层的板石,基本家家都有,在腌菜的时候,把菜放在缸底,用几个千层石压在上面。有时一个人从泥土里拔不出来,会喊上伙伴一起拔,可更多的时间是跟小伙伴们玩。把小溪流用泥土拦截,等水聚多了,聚满了,又扒开泥土,大水流下,小有汹涌,有时把大人的鞋子弄湿了,孩子们开心了,大人就骂开了,我们就赶紧跑路,又在上游继续聚水嬉闹。

  等要回家的时候,沟底里,已经垒起了高高的小石山。像错落的田园农舍,这儿一座座,那儿一排排,高高低低,蔓延在无尽的晚霞中。

  打石头这种原始的苦力活,父辈们大都经历过。也是为了生活,为了养家。一车石头,一车汗水,换来的未必是一车的收获,更多的是一种劳动的艰辛和不易。从那片土地里走出来或者依旧在那片土地里生活的人,何尝都不是这种经历和故事哩?

  记住是一种幸福,更是一种感恩!

关于个人务农心得体会2

  夏初,一时兴起,想在家里种点小菜,女儿也很好奇,期待有个小菜园。很快买了三个大盆子,种子和肥料,就缺土了。小区无土可采,驱车方圆五公里内,无土可采,好不容易在一建筑工地边觅得空地,小铲下去,嘎吱嘎吱,皆沙石,少土,小铲折腰,以手捧沙充之。在这钢筋水泥铸造的城市中,竟然无一方可让种子安家的土壤......

  回想农村老家,满山满野皆是土。记忆总是那么仓促,无绪的思潮如晴天蔽日的云彩蔓延在昔日的故里。坐在光滑的水泥凳上,摸出一只香烟,燃它,吸它。

  山依然是那山,土还是那土,搬不走的仍然是那屋,那人,亲人。可生生不息地从黄土地里刨出来的食物,小麦,玉米,土豆却养育了属于那片土地的人们,一年又一年。

  西部山区,八百里秦川,都是黄土。有的山远看光秃秃的,近看一层又一层的梯田,庄稼在那里生长,吐露着绿色,忠实地繁殖。安的良田千万亩,敢叫天下粮仓冲云霄。可真正地去亲触那片土地,却充满着艰辛和不易。

  暑假,是儿时最期待的日子,也是帮家里做农活的季节。父母会出门打短工挣钱,家里就留给我和姐姐。夏收后的土地,会有各种杂草滋生,土壤也会斑结,父母会安排任务 -除杂草,翻土地,俗称就是挖地。天还不亮,我们会被母亲唤醒,他们早早的出门了,我们也就开始一天的'挖地生活,翻地的工具是镢(jue)头,跟锄头不一样,刃宽又直,刃长足有一尺,用木杆结连。我们一人扛一把,杆头挎着小包,有水,有馍,还放两三个西红柿。

  垂黑的佛晓,已有行人的声音,狗吠声打破了宁静的山村,大家都是出去干农活。地在远山的深处,行路难,山路陡峭,唯有羊肠小道通往那云端的田头。或歇或走,或爬或跑,山中一片漆黑,微亮的晨曦,薄雾环绕着,山峦瘴气掩盖着农时的尘霾。空谷行欲静,偶听飞鸟鸣。唯有锄头前的小挎包,有节奏的摇动着,晃左晃右,一步两步.....,心里默数着。

  薄雾轻开的时候,我们终于抵达地头,阳光还害羞地藏在云层深处,不敢探出。宽阔的土地,已经铺开在广袤的原野中,静静地,无声地等待着。稍作休息后我们,就开始了翻地劳作。赤脚挽裤,轮起镢头,使劲触地。镢刃入土,手一抬用力拉,一壤新鲜的泥土顺势扑在脚头,有点凉意,有点刺脚,若现杂草梗根茎,甩手扔到地边,带走的泥土,哗哗地掉落到山涧下,小小的泥疙瘩,从斜坡的山草中滑过,惊扰着从中尚息的昆虫,飞起三五只,如跳动的音符,拨动着农时的琴弦。

  一柸柸新土在身后不断的延伸,发酸的臂膀无休止的挥动。累了,就坐在地头,喝两口水,吃点馍,远眺山那头犁地的耕牛,缓慢的蹒跚着,耳边传来耕农的吆喝声,回荡在谷顶,穿过深涧,此情景在无数的国画中觅地踪迹,泼墨重彩,老汉扶犁。

  当太阳偷偷的钻出云彩时,翻过的地已经一大半了。东边的天空,霞光万丈,缕缕阳光洒落在无尽山野上,晶莹的汗珠滴答滴答的,沾落到衣衫,融化在土里。崭新的泥土上绽放着深深浅浅的脚印,挥手的老乡们在田地那头相互喊话。

  日上中杆时,地已经全部翻完,新土,干土与日月争辉,与飞鸟比翼,期待着嗷嗷待哺的种子,结硕生命的果实。小包已空,归心如也。

  上山不易,下山亦难,在陡峭处需要用镢头撑地,缓慢斜行。偶遇山涧清泉,有小虾浮萍。爬在地上,轻吮两口,凉彻心肺。

  回望哪山哪土,曾经留下多少儿时的汗水,有父母的,更有千千万万在那边土地上劳作的人们的汗水。现在哪山还是哪山,可土地已经荒芜,城市化的铁流吸走了青壮年们,时间的轮回已不再出现,可记忆中的黄土地依然是那么地厚实和凝重!

关于个人务农心得体会3

  我能有这么大的改变,最重要的是我能在合初人待下来,再过两个月,我就来合初人整四年了。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我,尤其是看到我一个人能在山区村里待这么久时,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。

  现在我认真地想来,这里面有三个原因:

  第一,我对金钱没有狂热的追求。虽然一度我也狂热过,个中经历,现在想来仍然感慨万千,那时,幸好耳边常常浮现出爷爷的话语:“挣再多的钱,都买不来一个好名声”。

  我是留守儿童,是爷爷带大的我。爷爷终其一生都践行着他那“视名誉为自己生命”的信念。爷爷曾经参加解放初期的土改工作队,后来是村里的文书,虽然因为家庭责任放弃了升迁的机会,却在乡里很受人尊重。奶奶就是普通的农村妇女。对于我们这个刚刚过温饱线的家庭来说,爷爷的正直、简朴、清廉,在我心里一直显得格外耀眼,这也无形地影响着我对待金钱的态度。

  所以,在山区,在合初人,靠自己的劳动拿着每个月自己挣来的20xx元报酬,我也觉得很自在。因为我的生命没有被金钱绑架。而且,爷爷也一直是最尊重我的选择的家人。

  第二,合初人的价值观和公益理想与使命,是吸引我留下来的重要原因。

  我们合初人不仅仅是一个小农户,还是一个公益组织。朱艺老师十四年前创办合初人的价值观和理想,是我内心最需要的。而且朱老师作为创办人,知行合一,让我心里踏实。朱老师也给了我在亲耕实验中自主探索的工作空间。

  而且,我希望自己以后可以做一个生态农耕的老师,帮助更多人从事生态农耕。个人理想与合初人的公益理想使命相吻合,于是我决定留在合初人了。

  第三,朱老师的爱心与宽容。由于自己是留守儿童的缘故,从小缺爱和爱的能力。朱老师是机构领导和合初人耕读之家的户主,我在合初人待得越久,经历的事情越多,就越能感受到她的爱心与宽容(但朱老师不是那种给小恩小惠的人,朱老师还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)。

  虽然她经常觉得自己还有哪些哪些都没有做好,但我觉得她仍然是我的榜样,所以我希望自己可以继续在合初人耳濡目染,让自己的爱与宽容得以滋养和成长。

  而且小农户的生态农耕,是生产、生活合一的生存方式,有家的感觉,有利于爱心的生长,有利于爱的能力的培养。

精选图文

微信扫码分享

复制成功